陪他走出创伤后压力症候群,你的行动最关键

陪他走出创伤后压力症候群,你的行动最关键

文/时凄宫分

这几天八仙乐园烧伤事故的悲伤消息涌进每个人的脸书涂鸦墙,但最让时凄感到难过的,是今天早上看到《被问「我做恶梦吗?」 八仙救人暖男:眼泪直接掉下来》这则新闻,因为有一个更残忍的现实还等在眼前:这场灾难不是梦,可是之后却会让伤患们被这场恶梦缠绕好久好久

而恶梦的名字叫作创伤后压力症候群(PTSD,post-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)

陪他走出创伤后压力症候群,你的行动最关键



恶梦不断是PTSD典型症状的其中之一,其他还包括性格骤变、情感麻木、失眠、失忆、逃避谈论事件、容易受惊及过度警觉等症状,严重者更会伴随其他失调如重度忧郁、焦虑、酒精或药物成瘾,而且病发时间长达数十年甚至一辈子之久。

长时间处在如此失衡的情绪状态中,患者会出现哪些行为我们也不必多说。因此接下来的篇幅主要是写给身旁的亲朋好友们看的,在这种时候,我们可以怎幺做尽快帮助他们脱离萦绕的恶梦呢?

 切勿强迫唤起回忆:

病人可能完全忘记事发当时的情境,这是一种自我保护的心理防卫机制,为的就是减轻重大创伤带来难以承受的情绪性冲击。这时如果强迫病人描述经过,反而会造成反效果,引发更深的恐慌、焦虑及自责心理。

陪他走出创伤后压力症候群,你的行动最关键



 鼓励情绪表达并给予支持:

有些亲友害怕回忆会带来二次痛苦,告诫病人「不要再想了」,这则是另一种负面的极端。假如病人愿意谈论或者写下事发经过,对他们来说其实也是一种情绪及压力的抒发,应该给予足够释放空间,并以适切的肢体接触或拥抱表达同理心。

陪他走出创伤后压力症候群,你的行动最关键



 引导正向思考:

病人的情绪可能极度不稳定,并不时出现「早知道我就」「我会不会成为你们的负担?」等消极想法。这时亲友们必须扮演稳定的力量,别说「是妈妈没有保护好你」这类自责话语,这只会徒增病人的压力;而是以正面态度重建认知,并让病人感受到他仍有行为能力。

陪他走出创伤后压力症候群,你的行动最关键



 团体治疗:

当病人恢复到一定程度,可以鼓励他们参加团体治疗分享彼此在同一场事故中的经验,一方面患者之间具备更深层的同理心,能够充分获得感同身受的支持;另一方面藉由分享过程填补灾难中的空白片段,降低原先的恐惧心理。

陪他走出创伤后压力症候群,你的行动最关键



 暴露疗法:

根据澳洲新南威尔斯大学研究,让PTSD患者重返事故现场,比认知重建疗法更能减少悲伤等级。因此在与医师协调之后,或可以渐进式方式带着病人回顾创伤事件的场景,帮助他们克服畏惧及逃避行为。

陪他走出创伤后压力症候群,你的行动最关键



时凄曾因车祸丧失一小段记忆,完全想不起来从公司下班到骑车回家之间发生的事情。听家人后来描述,我仍然自己骑车回家,整个人却像失了魂一样在家里游蕩,口中不停喃喃念着「我怎幺了?」「我怎幺了?」医生说这就是创后压力症候群。

儘管我的遭遇在相比之下幸运许多,但同样感受过创后那股无助与恐慌。写下这篇,希望多少能给予伤者及家属们一点实质帮助,也衷心期盼他们能走出伤痛。

VIA 阳光社会福利基金会、精神卫生办公室、华人心疗网、台北市政府卫生局、维基百科

延伸阅读

宅宅都懂粉尘爆炸?这些漫画要逼负责人跪着翻

遇到挫折、让毛孩微笑为我们带来勇气

过25岁后剩没几个朋友?7原因太一针见血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