陪他走过忧郁的日子

陪他走过忧郁的日子

忧郁症患者身心十分疲惫、痛苦,许多的病患和家属朋友对忧郁症都不甚了解,对于该如何陪伴患者度过难关,常显得有心无力不知所措……「忧郁症」一词在家庭医学常识中甚少被提及,然而却是心理卫生教育上必须探讨的主题之一,一般家庭不懂得预防、不明白治疗过程、不知如何调适,而产生总总疑虑或不知所措,因为没有这一方面症状的认知,所以也就没有警觉该往忧郁症方面寻求治疗,另一方面许多传统家庭观念避讳谈及精神情绪的问题,误解精神医疗的过程,以及社会不当地冠上标籤,都可能造成患者更加精神耗弱,得不到支援和治疗,使病情更重。

伴随而来的困扰

1. 家属无法完全理解患者的痛苦

一般人都或多或少有过情绪低落的滋味,小至与好友吵一架、考试成绩不佳,大至婚姻破裂、丧失至亲……等,如此人生挫折通俗易见,造成不小的沮丧、郁闷情绪,像这些有明确原因的情绪低落,常在人类自癒能力下,短期明显消退,然而家属必须了解忧郁症会使人身心失去平衡,生活脱离常轨,睡眠产生障碍、肩头手足多处酸痛、肠胃不适、食慾不振、浑身无力、心悸、呼吸不顺畅等自律神经失调的症状,在临床上绝对带给患者极端的痛苦,然而因为患者意识清楚,每一次的生理症状发生都反覆增添患者自怜、自惭、自责、不安、无助、无望、空虚的负面悲观思想。
 

2. 不知如何安抚患者、排除沟通障碍

家属不明白忧郁症发作时与当时环境刺激或压力不一定相关,妄断压力源而要患者突破压力的激励会有更严重的反效果,盖因忧郁症发作时已是神经生理传导物质机能同时失常所致,非心理意志力可以控制抵抗的,因此千万不可指责患者「都是你心理作祟藉故逃避」。

当患者产生负面情绪反应时,例如:「我觉得自己好没用,把全家搞得乱七八糟,可是明明知道应该起来做事,我就是没有力气」、「我没有力气与同事打招呼、聊天,也没法专心工作,觉得对不起所有人,我是不是变成废物了」、「如果我走了大概事情就解决了」……诸如此类的反应,家属必须完全接受患者全身乏力、提不起劲的感受,并且耐心提醒患者责任不在他,而是症状正常的反应,同时症状是可以被改善的。
 

3. 家庭气氛低落、偶有冲突

家属因为不知如何倾听、同理心了解患者处境而乾脆沈默,甚至不予理会、向外发展,甚少主动邀请患者参与家庭活动,导致恶性循环使患者更封闭自己更自责,家庭气氛始终不得开朗,或是家属急于替患者摆脱忧郁心情,从劝导逐渐变为要求更多的改变,因患者心有余而力不足,导致更挫折、沮丧、双方都失去耐心,便很容易发生冲突,指责患者不合作不积极,甚至开始怀疑患者故意装病。


4. 告知亲友与否的挣扎

根据痊癒患者及家属回馈资料分析,约90%起初不敢告知亲友或同事,害怕引来歧视异样的眼光,以为可以默默好转回复正常活动力,其实如此反而招来许多背后不当的猜测,导致人际关係恶化,一旦公开却能得到更多的关心和支持,患者也能得到更多倾诉的机会以及同理倾听的管道,获得正向的希望并修正负面的思考。


5. 患者不愿就医或不遵从医嘱

患者症状严重时全身乏力,明知需要就医却提不起劲走出去,或症状引起的多虑,因为怀疑就医会好转的认知观念而裹足不前,此时患者最需要家属信心上给予鼓励,认同就医是正确的观念,并陪同就医。

另外,患者也可能不愿看「精神科」,患者本身或家属害怕被贴上「精神异常」的标籤,或误解精神科治疗方法只是把患者关起来强迫吃药而已;也有的人受传统观念束缚,不了解心理、环境与生理相互影响的关係,始终在各种内科逛门诊,不能对症下药。

虽然现代医病关係已没有绝对权威式的医嘱,但患者仍有许多疑虑,有时是因为症状所引起的不合理猜测,而对痊癒无望甚至妥协于忧郁症状,故而排斥遵从医嘱,家属应劝导患者规则服药并做纪录,规则回诊追蹤。


6. 患者无法像以前一样尽家庭义务工作

对已婚女性忧郁患者来说,最常发生无力处理家务、照顾孩子等情况,同时又极自责把家里弄得乱七八糟,先生一方面必须工作,一方面要处理部分家务及照顾孩子,还得耐心鼓励忧郁的妻子,承受的压力和操劳绝对不下于患者本身。

男性忧郁症的罹患率约为女性的一半,又因为家庭、社会地位观念的影响,有时更难以启齿寻求支持,患者无力帮助家务之外也极排斥家庭或社交活动,相对地,患者已婚的妻子一样要承担前项所提的身心压力。
 

家属的支持有助及早康复

1. 陪同就医

忧郁患者因负面情绪影响,有极大不安全感或不信任感,也无法在就医时持续保持冷静,若有家属的陪同,不但能维持患者安全感,也同时让患者感受到家人在同一条船上共同努力的信心,医师也能经由家属提供的观察做出更準确的诊断及医嘱。


2. 积极倾听

忧郁患者当有不断涌来的负面情绪或意念时,会害怕自己疯了走上绝路,此时极需亲人的倾听,并且耐心提醒他真的具有足够的能量平抚情绪,家属与患者最好每天能有一小时的谈话时间。


3. 寻求同性质团体支持

治疗中认识的同患是另一种最具同理支持的团体,例如生活调适爱心会,会中志工直接服务忧郁患者,辅导就医、提供积极倾听的管道,许多志工本身也是痊癒的忧郁患者或家属,所能给予的支持效果更佳。


4. 消除用药疑虑

患者一旦开始服药,心理就会多一层终生依赖药物的疑虑,家属也随之担心是否有不良副作用或药物成瘾,在陪同就医过程中即可直接与医师讨论药物机制、效能、从服药到改善症状的时间、何时减药或改药、减药有何影响等等,排除因服药而产生的另一层负面情绪压力。


5. 积极参与认知行为心理治疗

团体心理治疗有三大功能,即获得支持、打断负面思考、学习认知及生理行为模式、了解病因与学习模仿抗病及预防复发的行为心理技巧,除了鼓励患者参加团体心理治疗之外,也鼓励家属参与旁听,尤其是开始的前四週,再利用所获的认知,在平时继续倾听支持、鼓励并提醒患者持续练习改变技巧。


6. 体谅并分担家务

患者在症状改善之前必然提不起劲做家事,家属了解原因之后应该鼓励患者能做多少算多少,其余自然有人帮忙分担(没有习惯料理家事的另一半要开始学习处理),如此给予患者信心支持,并减低其自责情绪发生。


7. 协助学习放鬆技巧训练

患者会担心练习放鬆时依然情绪纷乱,家属可立即倾听并稍作按摩,待情绪较稳时再继续练习,可有效改善头痛或全身性的肌肉紧绷,或因紧绷造成的酸痛。


8. 鼓励参与家庭休闲活动

全家培养正当休闲活动,例如本来偶尔相约外出吃饭逛街或户外活动,不必刻意终止,如患者实在太焦虑则任其选择,如已外出而症状发作时可立即回家,但家属应避免表示因此扫兴,反而更应奖励患者的进步。


9. 鼓励培养嗜好及运动习惯

培养固定休闲嗜好,为抑制负面纷乱情绪、使原本郁闷徬徨的情绪有所依託的简单方法,运动习惯如慢跑、爬山、打太极等,能使神经分泌传导激素获得良好新陈代谢,恢复正常系统平衡,增加活力。

家属永远是患者最大的精神支柱,康复过程长短与家属陪伴关心与否密切相关,家属要把握照顾患者、获得人生重新省思成长的机会,持续给予爱心、信心、希望,要尊重患者是正常理智的人,耐心倾听、引导谈话,打断极端的情绪反应,勿以责任心或对不起某人为激励方式。

家里气氛方面,保持固定休闲习惯或每天休闲时间,家属一方面陪同患者心理复健,一方面也是预防家属本身而做的心理调适,所以建议家属同时练习放鬆训练、运动、休闲嗜好、凡遇事不必太急,或向亲友倾诉情绪等方式,综合来说,家属除了服药之外,所有患者该做的支持性练习都应该一起从事,才能一同走过这段低潮期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