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国家元首绘画老师‧德国国宝高尔情牵大马

前国家元首绘画老师‧德国国宝高尔情牵大马不说大家不知,原来大马前国家元首端姑加法尔是一位画家,还曾经在大马和德国开过画展!指导这位已故元首绘画的导师,是德国国宝级画家拿督高尔(Dato Karl-Friedrich Bendlin),他现年已年高81岁了。离开槟城整整40年的高尔,最近有意在槟城开画展,并且打算在这片已深埋在他记忆中的老地方长居。“国宝级画家”这个形容词可能比较抽象,不如用比较世俗的说法来解释,大家会比较容易了解――大家一般在广场中看到的肖像画家,收费可能只需10令吉;但是你要高尔替你画一副炭笔肖像,却得付出高达5000令吉的天价。这位老画家,也是大马1994年登基的国家元首已故端姑加法尔的绘画老师。在端姑加法尔还是森美兰王子时,就已经与高尔结识。在高尔的细心教导下,端姑加法尔日后也成为了国际闻名的画家,陛下曾在本国和德国开画展,作品更曾被拥有280年历史的顶尖拍卖行──苏富比(Sotheby's)拍卖。回忆这段往事,高尔笑说,端姑是大马唯一成为画家的统治者。此外,高尔对槟城也有一份回忆。高尔与槟城有一段缘份,早在1963年,他34岁的时候,就前来槟城居住,直到1968年才离开槟城。曾为埃及总统画肖像原来,年轻时的高尔,是一名流浪画家,他14岁开始画画,自称除了成为画家,再也没有其他梦想。他离开德国比勒费尔德艺术学校之后,前往瑞士、意大利、沙地阿拉伯、埃及、黎巴嫩和印度流浪,由于画功出色,因此受到各国上流社会的关注,年纪轻轻就崭露头角,还曾为埃及总统纳塞画肖像。据悉,他的肖像作品遍布世界30个国家。1962年,他流浪到新加坡,认识了一名来自槟城的律师。这名律师马上于1963年邀请他到家乡,为家庭成员作画。就这样,他一直在槟城住到1968年,才动身到另一个前英国海峡殖民地――马六甲。元首赐封拿督勛衔可是在前往马六甲的途中,他被森美兰王子的侄儿“拦截”,邀请他到森美兰王宫作客,并把他介绍给王子,即日后的森美兰苏丹端姑加法尔。“我发现端姑对艺术十分有天份,便留下来教他绘画。多年以后,端姑登基为国家元首,我还跟随在他身边,一起进入王宫呢。后来端姑就赐封了我拿督勛衔。”1928年在德国出生的高尔,因为与国家元首的缘份,也成为了大马与德国的艺术交流大使,他不断向德国政府的艺术部门介绍许多大马艺术品。此外,在柏林的马来西亚大使馆前,有一座画上多只犀鸟的熊像,正是高尔的杰作。有意长居槟城“记得早年醉心于马来西亚的雕塑,我曾揹着一大捆百多个土着木雕搭飞机回德国。我在德国介绍大马的艺术品,也从中加强了大马和德国的关係。”已经获得大马永久居留权的高尔,表示他目前有意思长居槟城,并準备未来在槟城开画展。其实以高尔今日的地位而言,如果他在国家画廊开展,将为马德逾50年的建交划下一个完美注脚,而他的作品也将成为马来西亚的一笔财产呢!怀念传统爱用炭笔作画高尔游历大马后,留下了许多创作,并且把部份带回德国展出,让大马的传统风情在外国飘扬。他说,他很爱画肖像,并且用炭笔来画,因为特别怀念传统又原始的感觉。要他选择,他仍然最爱画人像,原因很简单,只单纯画肖像可以让他接触和认识很多人,走很多国家。就是因为这种单纯,让他的笔法,颜色和画风都尽显了真和自然。他摇头摆手地说,他从来不拿照片对着画,他必须先通过交谈和观察。“我观察犀鸟,就观察好一阵子,喂食它,然后仔细观察,再回家凭印象画出来。”人像背景藏着小故事看似单纯的肖像画,但人像的背景还藏着许多小故事,都是他与人之间交流的结果。比如,画一位女士的肖像,对方因为唱了一首歌《月亮代表我的心》,让他因此入迷,叫对方回家找出乐谱给他,隔天他就把音符都画在了画面上,只要懂音符的,就自然知道这首动听的情歌,多幺诗意。“相比大人,我更爱画小孩,因为小孩子很天真,好动活跃,有时候会作鬼脸,反而是很好的模特儿。”高尔目前客居槟城ONG Art Gallery,馆长也收藏了不少他的作品,欢迎参观。地址:63,Kelawai Road,电话:04-2277477。名列世界最佳肖像画家因为受世界各地的高官及名人邀请画肖像,高尔的名声如日中天,也成了德国国宝。8年前,德国有3家电视台利用很长一段时间,跟随他跑遍以前的各国足迹,以拍摄他的生平事迹,最后一站包括在大马的森美兰州王宫。当时,他还被电视台和国际画坛称为世界上最佳的肖像画家之一。在大马,电视台利用了长达一个月时间,拍摄了他与前森美兰州最高元首的关係,以及他在大马的生活情节。1991年,马航还展开了一项艺术计划,特别聘请他到大马全国各地作画,主题为“宁静的美丽”,藉此推介大马的风光。马航还提供了他所有的费用,包括航费、膳食及住宿。笔法一气呵成高尔的笔法很真,很多都是一气呵成,因为生长在后期印象派时期,他追随了19世纪末高更和梵谷的脚步,更注意感情,强调色调的美和艺术表现的象徵意义。他的一个笔触包含着多种颜色,且有深浅层次。纵观高尔的风格,他是后期印象派,表现主义和超现实主义的结合体,绘画是大胆且自由的。他其中一幅画了马来女孩的作品,被厂家相中后,他原本不打算出让,没想到厂家考虑一个月后,再倒回来,说念念不忘,最后对方分期付款,买下了这幅价值不菲的作品。每年来玩最爱大马天气自从来到马来西亚之后,高尔几乎每年都到大马度过两三个月的时光。“我很喜欢大马的天气,这也是我不断来大马的原因。”另一方面,大马的悠閑生活给了他许多灵感。“我在德国,身边的人都穿着一丝不茍的西装,但是大马人只穿T恤短裤,生活悠閑,太合我的口味了,我还经常带德国朋友来玩哦。”高尔似乎爱上马来西亚的一切,他说:“多元种族和谐相处,美丽的大自然,人们微笑的脸,乐于助人,友善、好客,怎幺不叫我爱上这里!”感叹槟城海滩不见了记者在访问之后,与高尔一起进餐,更发现他十分投入于大马食物。他字正腔圆地点了咖啡乌,接着,他朋友帮他点了湿淋淋的福建炒麵上桌了,但是他坚决摇头不要,说只要干炒的麵食,于是又改叫了一碟鱼肉炒米粉,斤斤计较的口味,和一般槟城人无异。不过,多年后回来槟城,高尔毕竟还是对槟城失望了。他说,槟城多了很多高楼大厦,而他最不喜欢美国式的高楼建筑。“美丽的海滩消失了,海边都是林立的酒店。”他缅怀1962年的槟城,有三轮车夫在街上奔跑,感觉十分舒服,只好悄悄感叹为何不能回到那些美好的日子……。/副刊‧报导:林春莲‧2009.09.16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