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8%拿不出400美元的美国人:支持川普胜出的愤怒,将直接指


翻译:观念座标

认为川普(Donald Trump)不会胜出的政治评论家,包括我在内,现在都急着要解释他为什幺胜出。过去48个小时内,我已在各大评论栏找到37种解释。一个大家锺爱的解释是电视台为了争取收视率,给了川普铺天盖地的曝光率。除了他以外,共和党还有14位候选人,但是他却独佔鳌头,佔了一半的新闻报导时间。加总起来,他得到了价值19亿美金的免费电视广告。那些增加收视率就可以得到优渥红利的电视製作人,自然把擅长说煽动性短句的候选人选为焦点,而对提出儿童福利政策的候选人兴趣缺缺。

这样的解释有一个危险:这样一来,会遗漏美国政治数十年来最非比寻常的发展。所以我在这里提一个问题:如果川普一路过关斩将是发生在2008年金融海啸之后,你会感到惊讶吗?

金融海啸发生后的那一段期间,许多政论家,不论左翼还是右翼,皆预期选民会以选票唾弃资本主义。事与愿违。担心受怕的选民反而把票投给稳重、让人觉得安心的人物。所以他们投票选了欧巴马(Barack Obama)/拜登(Joe Biden),而不是马侃(John McCain)/裴林(Sarah Palin)。他们投票给梅克尔(Angela Merkel)、卡麦隆(David Cameron)、哈珀(Stephen Harper)等等。

后2008年的第一阶段,是各国政坛风平浪静,令人感到无聊的时期。现在,朋友们,第二阶段已经到来,政治不会再令人打嗑睡了。革命发生的时候,是农民吃饱喝足,但没有忘记他们所遭受的不公不义,而中产阶级依然觉得痛苦的时候。

美国到处都可见到民众依然苦哈哈的证据。《大西洋 The Atlantic》杂誌五月号的封面,是一名中产阶级男子的照片,他的头上罩着一个纸袋。

在杂誌的文章上面,尼尔‧盖伯勒(Neal Gabler)很惭愧地承认万一发生什幺紧急变故,他就是48%拿不出400元美金救急的美国人之一。一亿一千六百万的美国人,如果不跟别人借钱或着典当东西,没有办法拿出276美金。盖伯勒的文章解释说,他一连好几天只吃得起鸡蛋,只能吃蛋度日。他必须告诉他女儿,他拿不出钱办她的婚礼。冬天暖气的燃料费,他必须跟别人借。

如果美国的经济在金融风暴后仍然继续成长,怒气也许早已烟消云散,但欧巴马主政下的经济复甦,比起美国现代史上任何一次经济复甦都更微弱。白宫辩称美国的经济比欧洲好,这也许在统计数字上正确,但无法挽救连400美金都拿不出来的47%美国人。美国人对未来的乐观程度,远低于英国人或德国人(而我们已经够悲观了)。美国中产阶级知道,未来自动化以后,他们的饭碗将不保,正如同许多蓝领工作被机器化所取代一样。56%的美国人认为自由贸易协定,加减乘除后,事实上戕害了美国的繁荣。只有23%的美国人认为自由贸易协定是好事。

这就是为什幺川普宣称「中国正在强暴这个国家」,或者主张中国用其贸易政策「杀死」美国,他所诉求的是绝大多数的美国人。共和党人反对自由贸易的比例甚至更高于民主党人。我在维吉尼亚、南卡罗莱纳、佛罗里达、乔治亚,採访川普造势会场的民众,他们告诉我,他们不确定这一个共和党的提名人将会改善他们的生活。但他们很确定的是,卢比欧(Marco Rubio)、杰布布希(Jeb Bush)等共和党建制派的人物,绝对不会改善他们的境况。

而这是希拉蕊(Hillary Clinton)也会面临的危险。川普口中「不诚实的柯林顿」,代表的是美国的建制派。她跟华尔街、金融界过从甚密,如同许多共和党大老一样。她代表着美国门户「虽不开放,但容易进入」政策的始作俑者,也是美国工人阶级所憎恶,认为造成他们不幸的原因之一。

川普的成功,不只是经济现象。他上礼拜发表的外交政策演说中,完全谴责小布希(George W. Bush)的伊拉克战争以及美国介入别人家务事的政策。他使用「美国第一」作为口号,承诺绝不会在第一时间把美国军队派到战场上。他想要跟普亭(Vladimir Putin)更密切交往,并且强迫北约会员国承担更多国防的责任。他提醒选民,希拉蕊是利比亚灾难的作者之一,也是伊拉克战争的支持者。可以预期的是,未来希拉蕊跟川普的总统辩论,将比任何一场世纪拳击赛更加血腥、恶质。

虽然我还是认为川普不可能入主白宫,然而他已经靠贱招打败了14位共和党人候选人。希拉蕊?她週二在印第安那州输给74岁的民主党候选人桑德斯(Bernard Sanders)。她是可以打败的。

文章来源:Get ready for the nastiest fight in US history(The Times)
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