比利时艺术大师哈洛 即将席捲全台

比利时艺术大师哈洛 即将席捲全台

哈洛.安卡(Harold Ancart),这个出生于比利时布鲁塞尔艺术家的名字,大概在很多收藏家的愿望清单上。1980年出生的他,毕业于La Cambre国立视觉艺术学院,目前住在纽约。他的作品主要为架上绘画、装置和雕塑,当然他被私人藏家认识最多的,还是以架上(或墙上)绘画为主。他使用的媒材相当多元,甚至带有点「沉重」的味道,运用包括钢、铁丝、还有像碳、墨、菸灰等元素,赋予其作品一种独特的脆弱与凋零。

哈洛经常在展览「现场」製作作品,意图强调作品本身与环境相扣的独特性,就着环境的特色来发挥脑海中的想法,让每一件作品完成以后都有唯一性。他的架上创作游移在抽象与写实之间,让观众不仅仅产生直观,还有更多背后故事性的想像。最近一次的国际性展示,是在今年瑞士巴塞尔艺术博览会(Art Basel)的「艺术无限」(Unlimited)单元。

他的合作画廊之一Xavier Hufkens代表他,展示了一个充满银灰色的房间,作品名称叫《The Higher Posers Command》。哈洛在地面上黏贴了镜面似的反光材料,墙面上则是大面积留白的巨型银灰色架上作品,因此这样的墙和地板,不但非常优雅,也突显观众群的流动以及和作品之间的关係性。哈洛利用了这个平面和立体的环境,创造了一种不确定感,也是一种无限的时间延续性,对于亚洲的观众而言,禅意相当浓厚。

比利时艺术大师哈洛 即将席捲全台

2014年在艺术巴塞尔艺术无限单元的哈洛作品。

哈洛控制作品与环境空间的能力为什幺这幺成熟?其中一个原因是2013年,他一口气完成四档在世界各地的个展。那四次的展览分别是柏林的VW(VeneKlasen/Werner)画廊、纽约的Clearing画廊、比利时的Xavier Hufkens画廊。在VW画廊的展题名为「Eagle Mode」,艺术家直接在画廊白色的墙上,规矩地在大方块面铺上黑色的粉末,让观众误以为是画,但是其实他用的材料是菸灰。这样的作品超越了画布、超越了木框,氤氲成一种视觉上的能量。它们既不是纯抽象,也不是具象,它们是没有主角的绘画,没有风景的窗户,没有反光的镜子。

在这种充满冷静意象的房间里,艺术家也做了好几件像长椅般的雕塑,表面坚硬而且不规则,让观众完全没有想坐下的慾望。这些椅子也像是墓碑,它们长到可以容纳艺术家的身体,令人想起另外一位比利时艺术家James Ensor的画作:将自己画成想像的腐尸。在VW画廊个展开幕的同时,哈洛也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「艺术书」,书名为《Tomorrow》,内容为西元3000年的日曆。

多姆斯收藏发现哈洛,是在2013年纽约ClearingGallery的展览上,当时就被他的绘画作品打动。他最受欢迎的架上作品,其实是用油画颜料、铅笔、蜡笔等媒材先画在纸上,然后贴到画布。作品看上去是非常抽象的,只有在不经意处,出现有相对意义参照的图案或符号。认识哈洛以后我们才知道,他的母亲原来是在旅行社工作,因此哈洛从小就看着世界各国的观光旅行海报长大。这些图片上的大自然、山景、海景,演变成哈洛成长中宝贵的视觉记忆,最后这些景象被不规则地拼织在画面上,看似浮光掠影,其实相当细腻精炼。

比利时艺术大师哈洛 即将席捲全台

2014年在Casey Kaplan画廊展示的哈洛作品。

有评论形容哈洛的绘画像是没有主题、蜻蜓点水式的创作。哈洛则认为艺术品是一个特定时间和际遇中形成的绝对,无法事先预设,但是最后都会独立且自主地表现。他曾经表示:形象化和抽象艺术的界线根本不可能清晰,而他的艺术呈现的不是缅怀过去,而是关于未来。

正如他曾经在鹿特丹Witte de With当代艺术中心做过的作品,用微火焚烧大幅观光海报,并在表面上留下痕迹。这种不可预设性几乎可以说是他的创作核心,其结果是美的、非具象的、无资讯的(info-free)的画作。

2014年,这位年轻艺术家在纽约Casey Kaplan画廊参加了一次群展,9月4号即将在Xavier Hufkens画廊举行个展「Winning Colors」。9月12号,他被策展人Nicolas Bourriaud挑中,参加第九届台北双年展。9月17号,他的作品即将在小汉斯(Hans Ulrich Obrist)等人策画的挪威奥斯陆群展「l’Europe des Artistes」亮相。你不得不相信,这位年轻艺术家的光芒,不仅在商业画廊的展示中受到追捧,在学术上,也备受国际重量级策展人的认可。即将开幕的台北双年展,会是台湾藏家认识这位艺术家的最佳平台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